联系QQ

1229507757

联系电话

17603032593
联系方式

货源之家

QQ:1229507757

电话:17603032593

服务项目:钱包、钥匙包 行李箱包 时尚休闲包 妈咪包 化妆箱 化妆包 其他箱 其他包 其他袋
所在地区:金贸中路205号
相册
更多>>
眼镜

眼镜

衣服

衣服

未分类

时尚简史连载中|高级时装诞生了

Rick Owens说过这么一段话:“时装之所以受欢迎也是因为神秘。这是我们作为设计师展示的一种意见包含了微妙事物里的起起伏伏人们的回应就像是天空中的飞翔的群鸟突然集体调头往另一个方向飞。这就是其中令人着迷的地方关乎那些某些人在某种模糊程度上理解到的直觉和微妙参照。这是一种能让一群人在同一时间领悟的图案或是密码。”

这段话我反反复复读了很多遍,它激起了我想要用中文书写一段西方时尚史的雄心。

如今,时尚前所未有地渗透进了我们的当代生活。我们却不再谈论它。相反,我们更多地谈论产品,我们为一些和风尚与思潮并无关系的问题,什么是当季爆款,谁人是带货女王而兴奋不已。

当然,这本身也体现了一种风尚和思潮。是什么,将我们带到了这里呢?是什么,令那些着迷的密码不再激动人心了呢?我打算从近代时尚史的起源19世纪未,写到我本人最钟爱的90年代。梳理过这一段100年的路径,也许一些问题就不言自明了。

第一节

高级时装诞生了

1858年,一个叫Charles Frederick Worth的英国人终于寻找到了一位愿意资助自己的瑞典富商在巴黎开设了一家服装店。

这家服装店和以往的都不一样,Worth的想法非常独特。这里既销售服装,又销售设计的服装纸样。他还为每件裙子都缝上了服装店的标签——“Worth&Bobergh”

也许这些在今天看来都很稀松平常,即使是不知名里购买的衣服,不是都有品牌标签吗?但100多年前,人们都是挑选自己中意的布料和款式,去裁缝铺里做衣服的,压根没有什么品牌的概念。

现在,世界上第一个高级时装品牌诞生了。Worth之前,世界上只有裁缝。Worth之后,这个行当里最有想法出众的一群人,有了一个地位卓然的新职业——服装设计师。

Worth不但创造了服装设计师这个职业,还创造了时装模特这个行当。他聪明地推出了系列服装,雇佣年轻女孩儿穿着最新的裙装在自己的客户面前走来走去,举办了历史上第一个由真人展示的服装发布会。

House of Worth雇佣的模特还包括Worth本人的妻子。是的,早期的时装设计师,都是直男。

这种新颖的展示方式大受欢迎。Worth很快争取到了最关键的大客户们——来自欧洲上流社会和皇室的支持。女爵、公主和皇后的马车在他位于大街七号的店铺门外挤了个水泄不通,这些尊贵的女客对Worth的服装建议唯命是从。因为只有他,才能令她们在皇室的舞会上大放异彩。

左边是最早赏识Worth的皇室成员——宝琳公主。当时巴黎的风尚都是由宫廷引领的,权利最高的皇后之着装,会被全体皇室成员效仿。通过宝琳公主,Worth接触到了当时巴黎时装权利中心——欧仁妮皇后。

用衣着来进行自我表达是只有多元化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出现后才会有的概念。在那个年代的宫廷,这种概念根本不存在,人人都是既定制度的严格守护着。所以,大家的着装也是社会地位和严苛礼仪的展示。而通过外表的风范气度赢得阶级尊重,甚至获得阶级晋升,也是高级社交圈里最重要的游戏规则。

Worth懂的,在皇家的盛大舞会上,各位夫人小姐所追求的,是一出场就要气势夺人。Worth他使用了所能找寻到的最昂贵华丽的织料,找了全城手艺最精湛的裁缝,镶嵌上各种复杂精致的褶边、蝴蝶结、花边和金饰,营造出一种令人无法不注视的闪耀效果。

鸟笼裙是Worth最受欢迎的设计,它通常由内置的裙衬、丝缎和层层纱褶组成。这个时代的裙装因为和当时室内装潢的椅子、窗帘、沙发十分相似,也被称为装饰风格。

芳华绝代的格雷菲勒伯爵夫人是当时最令人瞩目的社交名媛,也是Worth的大客户之一。夫人偏爱紫色,觉得紫色最能衬出自己棕色的瞳孔和发色。在一次的凡尔赛宴会上,她穿着出自Worth之手的紫色裙装。普鲁斯特与她初见,惊艳到掉了下巴,怎么会这么美!痴情的作家以夫人为原型,写下来那本著名的《追忆似水年华》。

在女儿的婚礼这样盛大的社交场合,Worth为伯爵夫人设计了著名的拜占庭裙。这件裙装采用薄薄的塔夫绸,金色亮片装点着奶油般色泽的薄纱,衔接处全部用金线缝合。在拜占庭裙装的装点下,伯爵夫人熠熠生辉,宾客们的眼神在她身上一刻也不肯离开,甚至抢走了新娘的全部光彩。

格雷菲勒伯爵夫人是当时宫廷里的绝世美人,Worth为她制作的这件Lily裙装,上面绣满了百合花的花枝。普鲁斯特曾经疯狂地追求格夫人,可从未被这位社交名媛看在眼里。

连自己的女儿也要争个高下,Worth深谙当时顶级妇女们艳压的需求和渴望。

为了最大程度增加裙装的戏剧化,他还发明了庞大的泡泡袖。越庞大的衣装越声势夺人,看看如今街头那些越来越长的袖子和体积愈发夸张的羽绒服和棒球夹克,Worth的这个思路,难道不是几百年后的今天也同样适用吗?

Worth设计的泡泡袖裙。高耸的肩部、臀部、盈盈一握的纤腰。要让人们懂得欣赏女性身体的自然之美,还要再过好几十年。

除了妙手生花的设计本领,Worth在当时对于时装屋运营的一些手法也很前卫。

在交通不便的年代里,他的生意已经跨越了欧洲的版图,这全靠灵活的生意头脑。Worth创立了可重复利用的标准化衣版,卖给美国零售商,专门供给给大洋彼端那些一心想要穿上巴黎最新风尚,但又无法前来定制的美国人。

在制衣流程上,他也不拘传统。如今,我们习惯用纯手工来强调奢侈,仿佛只有处处历经人手,才配得上尊贵的高级定制之物。这是在人们在工业社会里普遍的怀旧情绪下,最直接有效的市场宣传策略。可人手一定优于机器吗?Worth100多年前就懂得了拥抱现代化的必要性。除了一些必须依靠手工缝制的精细活儿,他尽可能使用新发明的缝纫机,绝不排斥工业生产的丝带和其它装饰物。

机器出品也可以做工精良,速度还快。毕竟,Worth每年得出产约7000件裙装,4000件外套呢。考虑到这每一件都是高级定制,这个数量确实令人震惊,要知道,当今的高定品牌屋一年能卖出百来件,就已经是很不了起了。

这不仅仅是源于几乎整个欧洲的贵妇都是他客户,还因为这些客户的换衣频率实在有点高。

我们如今已经很难想象这样的生活方式了。当时上流社会的女子,一天里时间被划分成了用餐、面客、外出、宴会等不同的社交活动。每一项活动对于衣着都有功能和礼仪上的不同的要求,这衍生出了下午茶裙、出游裙、宴会裙……多种多样,一天要换3-5次的衣服。

而穿上这些裙装,得在女仆的帮助下,先勒上紧身胸衣,将以平行鱼骨箍成的裙撑悬挂在腰部,再穿上上一层又一层的衬裙,每穿一层,都要厚重的面料仔细地摊平在庞大的裙撑上。如此的穿衣活动加上梳妆打扮,耗时至少两小时。

在电影《乱世佳人》里,也展现了这种每日必经的“着衣之苦”。女主角必须用尽全力屏息收腹,让胸衣上的抽带一点点拉紧。

所以说,那个年代的贵妇,一天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换衣服。

折磨人的还不仅仅是冗长的耗时。

那时的裙装叫鸟笼裙,先箍紧身体,再套上比身体大几倍的钟形裙撑。于是,女人们流行染上一种虚弱病症,动不动就面色苍白,几近昏厥,其实就是被几乎紧到不能呼吸的胸衣给勒的。巨大的衬裙让她们落座和在狭窄之处行走都很困难,紧绷的上衣,也让她们常常抬不起手臂。这些裙装牢牢限制了身体可移动的范围和移动方式,要不我们在各种电影和画作中看到的欧洲贵妇,怎么都那样娴静优雅呢?

因为根本动不了啊。

当时的很多杂志,也指出了紧身胸衣对于女性骨骼和脏器的损害。

庞大的衬裙,由从硬质帆布到金属等各种不同材质制成,这个阶段流行的是柔韧性高的鲸鱼骨。

Worth为茜茜公主成为匈牙利皇后的加冕典礼制作了一件著名的黑白裙装。取用匈牙利传统服饰的特色,两袖饰以精致的蝴蝶结,黑色丝绒的上衣胸口缀以华丽的珍珠链和宝石。皇帝看到了十分惊喜,开心地亲吻了皇后的额头。可是这裙子实在太重了,加冕礼之后,新晋皇后立即就将它换了下来

作为当仁不让的设计明星,Worth所出产的漂亮裙子让女人们疯狂,却没有减少她们穿着的痛苦。他后来设计了一款取代鸟笼裙的新形裙装,有时候会作为女性的证明被谄媚的后人大书特书,但实质上这种改良非常微小。

这款名为散步裙的裙装,设计初衷是为了让当时欧洲时尚的引领者——欧仁妮皇后在散步时裙摆不至于扫荡到泥泞里去。Worth将裙裾提高到小腿,取消了四周膨胀的裙撑,只需绑一个相对小巧的臀衬,以夸张臀部的曲线。虽然并没有舍弃刑具般的束胸和层层叠叠的衬裙,也必须有专人帮助才能穿脱。

这种相对轻巧的新型撑架裙,还是成为了19世纪末最时髦的款式。

这种强调后臀的新型裙装成为了19世纪末女性出游的首选。人们通常还会为它搭配上插着羽毛的女帽和阳伞。在那个时期许多绘画作品中,我们能看到大量类似的装扮。

Worth过世之后,他的儿子承接了品牌屋。20世纪将将开头,沙漏型的女装已经延续了400年,虽然裙摆有大有小,但女装的轮廓,从文艺时期起就没有过的本质性变化。

这段漫长时光里,血统和等级构建了一个牢不可摧的封闭世界,服装绝不为穿着者的任何私人特质服务,根本没有什么个体性之说,衣着不过是人所处社会环境和社会规则的和集。

来自纺织世家的Jacques Doucet成为了继Worth之后最受上流社会欢迎的设计师。Worth一样,他严格遵守宫廷规则,把自己的想象力局限在颜色、面料和装饰物之类的外部设计上。

Doucet擅长使用一种如花瓣褪色后呈现的精妙色调,加上蝉翼般轻薄的蕾丝、褶边和流动性的裙摆,勾勒出闪烁微光的印象主义。在那个追求肤色苍白的年代,太太小姐们套上Doucet的裙装,就显得格外娇柔脆弱,惹人垂怜。

Doucet设计师的裙装,犹如将要凋零的花朵,有一种难以言传的纤弱之美。

有时,Doucet也牵不住想像力的缰绳。一些大胆的念头偶尔冒发,而即使最微小的改变,也有触犯传统社交礼仪的风险。而这时,另一个既有比较的思想,又愿意豪掷千金置办行头的新消费群体崛起了——可爱的女演员们。

设计师在他的新客户身上试验种种想法。这些改良被上流贵妇们看到,有些也慢慢接受了,成了皇室成员的装扮。这些女演员,就是第一代的it girl。而剧场取代了宫廷,成为当时最前卫时髦的服装展示所。

女演Rejane在台上台下,都会穿着Doucet设计的裙装。

而这些都只是序曲。很快,女性的身体会从那些混沌和模糊的包裹中挣脱出来,成为有机的、活生生的形式。

改变这一切的人,叫Paul Poiret

我们说Worth说高级时装之父,是因为他发明和定义了整个行业规范的雏形。Poiret则是第一个具有现代意义的时装设计师。他体现了时装设计革命性的进步,从他开始,设计师再不仅仅是对颜色和材质具有良好品味的衣着装饰家,也不只是手艺精湛,醉心于研究各种技法的工匠。

Poiret的职业生涯始于欧洲历史上的美好年代。这是法国经济兴盛繁荣的时期。无数青年才俊聚拢在巴黎,带来了各种新鲜的思想和新颖的文化。巴黎成为流光溢彩的世界橱窗,种种新奇诡谲、前所未闻的事情都在这里上演。社会中弥漫着一种天真狂喜的甜蜜气氛。电力的普及让夜晚的巴黎成为无与伦比的欢乐天堂,人群们拥进了咖啡馆、电影院、音乐厅、酒吧。直至今日还是巴黎地标的红磨坊初开张,为人们的夜夜笙歌和纵情享乐提供了一大好去处。

在技术的推动下,资本主义飞速发展。工业巨头成了社会新宠,贵族们也许还未立即意识到,在他们这个封闭的小王国,阶层已始悄悄松动。

它们激动人心,却难以描画。有史以来第一次,Poiret通过时装设计,将这种极度抽象的,虚无缥缈的时代气氛与心绪,用具体的、实实在在的形象表达了出来。

时装设计成为了精神的设计,而不是仅仅是物质的装饰。

待续……

在下一次的推送里,我们会讲讲Paul Poiret的故事,还会写到褶皱裙的鼻祖Mariano Fortuny。

感谢您的阅读,再会。

货源之家 返回新闻列表